中以海德:与“AI+大数据”同行,“数智医疗”探寻攻克乙肝之道

9月19日,人工智能药物研发平台中以海德启动“寻找勇‘肝’者”爱心公益计划 ,该计划作为其在7月28日推出的“守护者行动”乙肝公益项目后的第一个计划,将面向全国寻找3位迫切希望治愈的乙肝患者进行无偿治疗。

同日,作为中以海德为拓展乙肝治愈服务全链条做的一次意义重大的尝试,其自主研发的家庭便携式指尖血乙肝检测仪“e小白”(英文名“EASY B”)样机发布。该仪器不仅能够为患者提供更为便捷的服务,亦能进一步解决乙肝患者隐私检测问题。

在中以海德攻克乙肝的努力背后,是不少人对于乙肝“谈肝色变”的社会背景,不仅因为其难以治愈,还在于因其具有较高传染性,导致患者在校园和职场中常常遭受歧视。治愈乙肝,不仅是乙肝患者的呐喊,也是科学技术的呼唤。

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乙肝药物的研发进展缓慢,一方面是由于其研发难度高,另一方面是因为相较于肿瘤领域全球每年几百亿美元的投入热度,乙肝药物研发算得上“冷门”。这样,攻克乙肝就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以致有从业者将其比作药物研发中的“长征”。

时代呼唤担当。2019年,中以海德由诺贝尔化学奖得主Roger Kornberg、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以及国内知名大健康领域投行东方高圣创始人陈明键共同创立。在陈明键看来,中以海德的使命就是借力全世界的“最强大脑”,用大数据和AI这两条腿走出一条不同于常规的创新药研发之道。如今这条新道,已给我国上亿乙肝病毒携带者带来了希望。

以终为始,不走寻常路

目前,我国乙肝患者有1亿人左右,其中约3000万人需要治疗,700万人面临因HBV感染而引起的肝硬化、肝衰竭或肝癌等致命疾病的威胁。每年由于乙肝病毒导致的肝硬化、肝癌患者将近100万。这是患者的不幸,也是社会的伤楚。

“寻找勇‘肝’者”爱心公益计划是中以海德为解决这一社会医疗问题迈出的小而坚定的一步。据了解,该计划将为每位患者无偿提供为期一年、价值约10万元的“火箭康复计划”全套服务,帮助他们彻底摆脱乙肝病魔的侵扰。

何为“火箭康复计划”?据中以海德首席科学家李瑛颖介绍,火箭康复计划是中以海德在药物研发基础上,基于AI技术,根据病人的个体信息量身打造个性化的康复方案。按照此计划,将病人的基因数据输入后,即可一键输出匹配的乙肝发病机理、治愈方案和针对性的药物组合。中以海德将为每位接受火箭康复计划的患者配备专属私人医生团队。这种“家庭式综合管理”的模式有助于将通过AI技术持续生成的精准方案实现最终落地。

李瑛颖强调,想真正攻克乙肝,药物是其中的一环,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尤其值得研究,因为在用药过程中,个体生物学特征不同,药效往往也存在差异。

科技赋能态势下,治疗手段迭代更新速度正在上演革命性突破。在药物研究方面,中以海德董事长、东方高圣董事长、东方略董事长仇思念介绍时说:“以往医药创新的过程是比较漫长的,但现在通过AI+大数据的模式可以帮助生物医药公司在早期的药物发现阶段节省大量时间。”

从结果来看,中以海德的成果称得上惊艳。今年1月,李瑛颖宣布旗下四款乙肝项目创新药物已完成药物生物学验证,将围绕上述四种药物的临床研究启动真实世界研究。这意味着,这些药物从零开始筛选到进入临床研究,仅用了90天时间,比传统制药公司至少需要三年时间的研发速度快了30倍。

实现这一速度的基础在于建立起了AI网络。中以海德通过AI药研技术,从市面上多达上万种药物的数据库中,基于所有上市安全性药物的组合,和人类的基因靶点共同建立了一个多维的AI网络。通过这个网络,首期找到了100个化合物,之后通过生物学验证,只用一个月的时间就筛选出四款进入临床的药物,并且显示出在乙肝治愈的指标上非常有效。以其中的一款药物为例,60位患者服用后HBsAg(乙型肝炎表面抗原)下降比例达到81%,这一数据超过了现在所有上市核苷类药物的疗效。

除了临床前时间从三年缩短至90天,接下来的临床研究时间也将大幅缩短。正常情况下临床研究需要经过I、II、III期,时间长达5到8年。而中以海德的四款药物走“老药新用”路线,临床I期的安全性已经得到验证,接下来的临床II、III期试验有望合并进行。

好消息无独有偶,8月20日,中以海德收到了一份名为“咪唑并嘧啶类化合物“的发明创造专利授权,此专利涉及的药物不仅是全新的化合物小分子,还能显著降低HBVDNA, HBsAg。更令人兴奋的是,此专利从申请到授权,仅用了70天,创造了中以海德历史上的另一个“快速奇迹”。

“数智医疗”的力量逐渐显现。“乐观估计,从临床前到完成临床研究申请新药上市,我们可能只需要两年左右,是传统模式的五分之一。”李瑛颖说到。在她看来,这一跨越式速度是中以海德坚持“以终为始”的思路,用数据指导药物研发的必然结果。

“我们的研发路径和传统药物研发正好是反过来的。传统研发是从一个靶点开始,从靶点出发找到可能有关的适应症,但一开始靶点选错了的话,往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无用的。而现在我们用AI算法基于生物信息学、基因、病人检测数据等多个维度,直接从药物和药效上建立连接关系网络,极大地降低了试错成本和不确定性,既节省时间又更加可控。”李瑛颖解释到。

“颠覆式”创新,开辟新径

不管是用AI技术“以终为始”提高药物研发效率,还是为病人打造个性化的康复方案,中以海德的“数智医疗”发展道路与传统药厂迥异,充满了“颠覆式”的创新因子。

这种创新基因与创始人陈明键密不可分。陈明键是国内Bio-tech(生物医药)投行——东方高圣的创始人,深耕医药投资并购领域多年,经历了国内医药从仿制药一穷二白到现在创新药百花齐放的二十多年,真正见证了创新的力量。

从投资跨界到孵化自己的企业,陈明键表示有“两点坚持”是不能动摇的:一是坚持做对国内公众真正有社会效益的事,所以中以海德没有盲目跟风热门的肿瘤免疫赛道,而是选择硬啃乙肝这个“老大难”;二是坚持走一条其他人没走过的路,传统药厂已经延续上百年的研发模式,如果还按照老路去走,没有意义。

要创新,要从源头创新,当今蓬勃发展的AI技术让陈明键看到了机会。他认为,AI技术给传统药物研发带来的改变可能就像马斯克的电动车之于燃油车的革命,是一种“颠覆式”创新。正是受此启发,东方高圣孵化了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新药研发平台——中以海德。这项创举既源自陈明键敏锐的投资眼光,也基于东方高圣多年在医药创新领域的深度积累。

据东方高圣、中以海德董事长仇思念介绍,从2016年开始,东方高圣就不再局限于投行投资这种纯粹的金融业务,转而积蓄力量孵化属于自己的生物医药公司。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服务了上百家医药公司,每个季度花费15万美金的顾问费用,在全球范围内考察创新药企,建立了一个全面的标的库。他指出:“通过一番详细的调查研究,我们能够分辨出什么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对一家创新药企的发展历程,需要哪些能力、人才都有了深入的了解,做到了‘不打无准备的仗’。”

在他看来,孵化中以海德是金融和产业深度融合的结果。一方面,东方高圣在投资领域的禀赋能满足中以海德药物研发对资金的需要;另一方面,以往积累的在服务医药产业方面的投资经验转化成了自己从事医药产业的实际成果。不仅如此,中以海德的AI药研模式在成本投入上也极具优势。

仇思念表示:“从2019年至今,我们投入到中以海德上的资金量级还不到一个亿,全部是自有资金,现在已经有四款药物进入临床,布局的数十款乙肝治愈型药物正在陆续出成果中。”

不仅如此,中以海德开始拓展乙肝治愈服务全链条,近日推出的自主研发的家庭便携式指尖血乙肝检测仪“e小白”,有望成为国内首款上市的支持乙肝定量监测的便携式设备。此设备预计2022年可进入量产阶段,量产后预计定位为千元机,相当于病人去医院检测3次的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中以海德还将配套推出患者数字管理平台,方便患者即时上传与管理自己的数据。至此,中以海德围绕“肝脑涂地,治愈乙肝”的使命,从药物、服务、检测仪器、数据管理等方面全面开花。

在攻克乙肝的漫漫“长征”途中,中以海德背靠东方高圣的金融禀赋和自有的AI药研平台,公司已经“颠覆”了传统药物研发模式,随着四款新药的出现以及“火箭康复计划”的重磅推出,已经来到“长征”的关键转折点,未来可期。